划线词语不属古今异义的一项是()",

A.子路从而后,遇丈人,以杖荷蓧。

B.尝独立,鲤趋而达庭。

C.吾将瞷良人之所之也

D.夫然后之中国,践天子位焉

选出下列各句加点字词意义解释都正确的一项()",

A.吾党之小子狂简(同党)行行如也(中和正直的样子)

B.予所否者,天厌之(不当,不对)子哭之恸(过分哀痛)

C.莞尔而笑(微笑的样子)不见宗庙之类,百官之富(官员)

D.夫子之云,不亦宜乎(合适,恰当)夫子循循然善诱人(语重心长的样子)

下列解释有误的一项是()",

A.行动些:走快些凤池:对于中书省的美称永昼:漫长的白天

B.哥哥行:哥哥那边经年:年复一年憔悴损:枯萎,凋零殆尽

C.葫芦提:糊涂酹:将酒洒地,表示哀悼次第:光景

D.亢旱:大旱断鸿:失群的孤雁吟啸:吟咏长啸

加点词中与“粪土当年万户侯”中的“粪土”文言用法相同的一项是",

A.皆白衣冠以送之

B.又前而为歌曰

C.若亡郑而有益于君

D.晋军函陵

下列句中划线词语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( )",

A.不过在中国,文字里有一个“秋士”(古时指到了暮年仍不得志的知识分子)的成语,读本里又有着很普遍的欧阳子的《秋声》与苏东坡的《赤壁赋》等,就觉得中国的文人,与秋的关系特别的深了。

B.但杨柳的丰姿,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。(指美好的姿态)

C.树色一律是阴阴的,乍看像一团烟雾。(远远看去)

D.秋的味,秋的色,秋的意境与姿态,总看不饱,尝不透,赏玩(欣赏玩味)不到十足。

这篇文章实际上是谈论诗歌语言的暗示性问题,为什么把“说‘木叶’”作为标题?下列说法不正确的一项是(  )",

A.把标题定为“说‘木叶’”,就可以把古诗中的意象“木叶”作为论题,围绕它展开全文。

B.作者先排除古代诗人考虑文字洗练的因素,再探寻它用于秋天的情景中蕴含有落叶的因素,最后从中得出诗歌语言的暗示性问题,并加以阐发。

C.从现象谈到本质,从个别谈到一般,从具体谈到抽象,既深入浅出地阐发了理论,又易于为广大读者所接受。

D.如果把题目定为“谈谈诗歌语言的暗示性问题”,也无不可。因为作者考虑到读者是中学生,力求写得浅显易懂,深入浅出,所以采用这个标题。

下面括弧里的文字是对文中加点词语所作的分析,你认为分析完全正确的一项是
我没有亲见;听说, 她,刘和珍君(①“她”或“刘和珍君”可删去一个,语言更精练),那时是 欣然前往(②说明完全自愿,反驳了“受他人利用”的流言)的。自然, 请愿(③一再强调这是完全合法的正义行动)而已, 稍有人心者,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(④这句话只与下文“其一是手枪”形成照应)。但 (⑤强调出乎意外,照应了上文“谁也不会料到”)在执政府前中弹了, 从背部入(⑥说明反动派做贼心虚,不敢正面射击,只好从背后偷袭),斜穿心肺,已是致命的创伤,只是没有便死。同去的张静淑君想扶起她,中了四弹,其一是 手枪(⑦有军官指挥,说明这是预设的罗网),立仆;同去的杨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,也被击,弹从左肩入, 穿胸偏右出(⑧专拣致命处射击,揭露敌人的残忍),也立仆。但 (⑨指代杨德群君)还能坐起来, 一个兵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,于是死掉了(⑩照应前文“这不但是杀害,简直是虐杀”)。",

A.①③⑧⑩

B.②⑤⑦⑨

C.③⑤⑧⑩

D.④⑥⑦⑨

下列对课文内容的解说有误的一项是()",

A.《再别康桥》中,“但我不能放歌,悄悄是别离的笙箫”一句匠心独运,将“悄悄”比作“别离的笙箫”,化静为动,化虚为实,化无形为有形,化无声为有声,具有很好的审美效果。

B.《鸿门宴》中,樊哙闯帐是故事的高潮,课文对樊哙形象的刻画可谓浓墨重彩,既是为了衬托项羽和刘邦,更是为了突出张良,所以如此描写并不喧宾夺主。

C.《小狗包弟》中,“我自己终于也变成了包弟,没有死在解剖桌上,倒是我的幸运。”这句话形象地写出了在声势浩大的运动面前,个人的痛苦与无助,遭遇厄运是再平常不过的事。

D.《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》中,“在布热金卡,最可怕的事情是这里居然阳光明媚……还有儿童在追逐游戏”,“最可怕”“居然”“还有”这些修饰语越是极化人们的“难以置信”,就越是从正面表现出那段黑暗、恐怖历史的罪恶。